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 
今天是:
信息检索:
当前位置:首页>>>魅力袁州>>>名俗风情
“祖孙盘”与“肉台盘”
    信息来源:宜春日报  更新时间:11-08-26 16:24:00
收藏
打印
关闭
字体:【  

——吴静男

宜春土话把“吝啬”说成“压”。我经常听到一些宜春人议论别人“压”,比如,说某人家的窗户是报纸糊的,窗帘都舍不得置。又说某某人一年四季总穿同一领衣服,舍不得花钱买。又说某某某人过年送人红包,里面是空的。说这话的人,实际上是寻求一种心理安慰:因为自己也“压”,怕人哇,就找比自己更“压”的人垫底,让自己“压”得更有底气,所谓“说人是非者,便是是非人”。

“压”就是小气。小气的另一种说法是节俭。宜春人崇尚节俭有传统。我小时候住在粮食局院子里,夏天吃晚饭时,家里地方小,人多,天又热,小孩就会盛碗饭出来,吃得凉快,顺便看看谁家里吃了什么菜。大多数时候彼此彼此,你碗里是萝卜,我碗里是白菜;我碗里是南瓜,你碗里是芋粒。于是我们会反着比:看谁一口菜能咽几口饭。有的人吃一口菜扒进半碗饭,让两个腮帮子鼓得快要与耳朵平行,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。这是何苦来哉!这是本事!一百年以前的宜春人吃第一碗饭不准吃菜,叫“斋打底”。“斋”指的是“斋饭”,出家人吃的饭, 油水。能吃“空饭”的人好活,故被人称道,可做自傲的资本。其实这不过是一种弥补不易赚钱之缺陷的本事。

历史上宜春经济就没怎么景气过,处袁河最上游,犹如盲肠末端,与外界鲜交往,市场经济不得萌芽,生活就像杜甫的诗说的“盘飧市远无兼味,樽酒家贫只旧醅”。自身没什么出产,只会作田,而土地瘠薄产量不高,偏偏赋重役繁,富者贫,贫者至无以为生,宜春人也就只好培养勤俭节约的民风来赖活。袁州府在明代赋税很重,重到什么程度?正德《袁州府志》卷二之《田赋》篇有如下记载:

按本府四县粮,欧祥占据时每田一亩要民纳米三乡斗,计九升。后内附,祥误以乡斗作官斗造报,高皇帝谓三斗太重,减半科纳,每民田一亩科粮一斗六升五勺,外夏税一升六合,共田六亩二分四厘科粮一石,外夏税一斗。比之邻壤临江、吉安、瑞州等府县每田一亩五升三合起科,该田一十八亩科粮一石,又无夏税,本府粮额实重二倍之上。

欧祥何许人也?陈友谅部下也。陈友谅乃与朱元璋争霸天下的对手。欧祥占领时袁州府赋额已高,明初定额时又误以乡斗作官斗造报,虽减半征收,定额还是太高。这条史料说得很明确,欧祥要民纳米三乡斗,仅计九升,何得谓高?以乡斗作官斗之误已是在欧祥归附朱元璋之后,虽经朱元璋减半征收,但袁州府较毗邻府县“实重二倍以上”的赋额确实是朱元璋决定的。袁州府在朱元璋之前并未形成重赋,造成重赋的原因并不能推过于陈友谅或其部下。

这条史料明确记载是朱元璋定额袁州“每民田一亩科粮一斗六升五勺,外夏税一升六合”,目的是要“特以惩一时顽民”:明代南昌、瑞州、袁州三府在元末明初属于陈友谅占领区,属朱元璋的敌对势力范围,因而都遭受朱元璋重赋政策的惩罚。

对此,康熙时南昌人熊一潇在其《遵谕陈言疏》说得十分清楚:

臣于江西南昌府属浮粮一事闻见最真,其疾苦最甚,谨一一备陈之。伏察臣乡南昌府与袁州、瑞州二府俱因陈友谅据地称兵,横行加派,较宋、元旧额每米一石浮至三倍。明太祖恶陈友谅抗拒,三府浮粮未经减除,以至故明数百年来相延拖欠,民苦 甚。

王菲有一首歌,歌词是:“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,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。”我想把它改一下:“一百年前你就是你我就是我,一百年后还有你也还有我。”我小时候在粮食局院子里和小伙伴比吃空饭的游戏,是朱元璋那时候定下来的。宜春人把本来就不富裕的粮食交了税,接下来就是勒紧自己的裤腰带,将外界的强迫内化为自虐,从对生活的承压中获得些许轻快,类似从臭豆腐中吃出了香味的那种人。我小时候过年去亲戚家做客,父亲一再叮嘱我桌子上的腊肉腊鸡腊肠腊肝腊顺风腊猪心腊……都不能吃,因为人家要用它们待一个正月的客。那什么能吃呢?白菜呀大蒜呀干笋呀可以吃。

既然正月里的腊味不能吃,因此,明清时期的宜春人实事求是地发明出“祖孙盘”:用木头刻腊肉腊鸡腊肠腊肝腊顺风腊猪心腊……放在桌子上待客,爷爷用过的盘子,孙子还可以用,故称“祖孙盘”。富人家用什么盘子?《新五代史·孙晟传》云:“晟事 父子二十余年,官至司空,家益富骄,每食不设几案,使众妓各执一器,环立而侍,号‘肉台盘’,时人多效之。”

如唐玄宗的宠臣杨国忠,凡有客请酒,总是令姬妾侍女各自捧持一种食品,供客享用;冬天,还要令侍女围着宾主防冷,号“肉屏风”、“肉阵”、“肉障”。难怪唐代男子视胖女人如杨贵妃者为美,因为瘦女人漏风。再如严嵩之子严世蕃吐唾,皆用漂亮侍女之口承接,只要一有呵痰声,婢女就须张开口等待,严世蕃称此“香唾盂”。其实,这样的痰盂常常让主人“心有盂而力不足”,必须弯腰对到“痰盂”的嘴才吐得准,比老百姓吐痰繁琐多了,但如此可以显摆人家有钱:不这样,他家222万两银子(折合人民币18亿)如何花得完?这样的盘子、痰盂,即使是已经小康的现代宜春人也更不敢想象。现在农业税取消了,但“祖孙盘”还有,只不过变了形而已,像第一段提及的那种窗子以及那个红包,就很像“祖孙盘”。我相信一百年后的宜春人也会有他们新形式的“祖孙盘”。

都是朱元璋逼的。

 

友情链接
主办:天游线路检测登录|唯一网址  承办:天游线路检测登录|唯一网址办公室  技术支持:天游线路检测登录信息服务中心
电子邮件:yzq@yzq.gov.cn  邮编:336000
版权所有 赣ICP备05010765号